木瓜奇缘
散文  2017年12月21日  阅读:1273

这是一棵普通的木瓜,落脚楼顶女儿墙之旁,一个殊胜的因缘,让它在雨露滋润里萌芽、发展……

孱弱卑微的身躯,在浅浅的泥土里生根,于多样植物群中挣扎。那刚强的毅力,就犹如荀子〈劝学篇〉所言的“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”的场景一般。它,躲过被拔除的厄运,因为在这片楼顶园圃里,从没有一次成功栽种木瓜的实例。然而,一颗慈悲怜悯的心,终于让它存活了下来,没想到却意外绽放出了一段生命奇迹。生命真是一场不期而遇,因缘如此不可思议。

已经记不得这棵木瓜幼苗,究竟系于何时出现,只依稀记得农历春节过后,正当拟欲重新建构新瓜棚时,无意间在翠绿的龙葵丛林中发现了它的踪迹,当时的它才只有十公分左右的高度而已。依此情况推估,它应该是在初春之际,随着大地复苏的脚步而萌芽的。由于其所处的地点,并不妨碍瓜棚桩脚的建构,所以就被原地保留了下来。而它也真的很认命,默默地在有限的环境资源下,凭借着春天的阳光和偶尔眷顾的水分,逐渐稳固根基,努力向上生长。

初期,这棵木瓜苗发展缓慢,那深裂锯齿状的叶片,虽然不断逐层迸出,但总是细细小小的,与心目中那随风摆荡的风采,在视觉印象上显然有着莫大的差异。只是没想到,在几度春雨的蒙蒙轻拂,以及数波梅雨的连续滋润之后,它竟然犹如有所神助一般,快速发展、成长茁壮,不仅穿出了女儿墙高度,也展开了长长的叶柄,成了一棵生气蓬勃、亭亭玉立的木瓜树。

肢体愈长愈高,枝叶愈展愈大,面向这番生机勃发的自然景象,让我不禁开始思索着它未来的成长方向。几经考虑,且为了不影响上面棚架的稳定性起见,最后决定让它以稍微弯曲的弧状角度,穿出垂直于女儿墙面的细竹竹架,以辅助支撑的态势,继续往上生长;并且伴随着棚架上头的冬瓜藤蔓,不断地往前攀爬延伸。冬瓜横生,木瓜竖长,纵使两者的生长方向不同,但是那欣欣向荣的图景,则是完全如一,尤其是这幅冬瓜绿韵的泼墨画作,今年更是让人惊艳。

几度的黄花起落,无数的蜂影穿梭,十多颗色泽艳丽的淡绿冬瓜,竟然于棚上绵延布局,书写着以往从未见过的棚上风华。今年,未知是否气候因素,在跨越春夏两季的数月时光里,另一棚架上头的丝瓜藤蔓,却始终绿韵满棚、黄花难觅,而反观这冬瓜棚架,则是黄花处处、结实累累。一样的楼顶之地,不同的成长风采,这大地万象,有时也真教人难以捉摸、无法理出头绪来。

伴随着冬瓜藤蔓的黄花处处,这棵早已超越棚架,约有两米多高度的粗壮木瓜树,也终于在叶柄深处,绽放了淡黄色的花朵。小小黄花簇簇,紧随肢体盘旋,在这幅犹如国画意境般的重峦迭嶂里,蜜蜂成群采蜜,蝴蝶结队飞舞,一幅欢欣的自然图卷,就在这绿盎然之中绵绵铺展。只是那心中所最期盼的绿色木瓜果实,却始终在这枯萎黄花的纷纷坠落声中,一直销声匿迹不见踪影。此番动静交迭的场景,真让人不禁有着一种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之慨叹。

正当希望逐渐殒落,失望渐次升起之际,突然想起了以前在乡下栽种木瓜的遥远记忆来。那时,也曾经遇到这种只开花不结果的情况,最后系以两支有如小指般粗的竹签,选择离地约十公分左右的高度,将其交叉钉入木瓜树干之中,终于奇迹式的解决了此一困境。由于木瓜系雌雄同株,究竟是什么原因,催出了雌花成长,这个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谜底,着实有待吾人静心思维、细细品味。

记得那天清晨,微风徐徐拂面,晨曦洒落园圃,正当准备采用此一古老方式之际,忍不住再度抬头仰视,却意外见到了两颗如拇指般大小的乳黄色木瓜,在枯黄花瓣的重重围绕之中,努力探出了头,频频向我打招呼。顿时,铁锤竹签落地,塑料椅凳登场,以利就近端详一窥究竟。真是,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目前,这个故事还在发展,那棵挂满绿色果实的木瓜树,依然屹立于寒风之中,枝叶随风招展。在这岁末年初的氛围之中,这棵三、四米左右高度的木瓜树,正轻盈地俯视这棚架上头的枯叶黄韵,见证这一年走过的棚顶岁月风情。满棚黄韵逐渐褪去,绵绵绿意再度延展,季节更替,生机轮回,冬阳映照下的南瓜藤蔓,一朵朵的黄色花朵,正在这岁寒的料峭时分当中,俏丽地准备迎接新春的来临。

跨越了旧历和新年,走过了卑微与茁壮,这棵木瓜树其实并不孤独。它将继续阅历那绵绵岁月的足迹,肤慰这群青青木瓜的成长,一代复一代,岁岁又年年。一段蓬勃生机图卷,一曲生命奇迹乐章,大地无尽,因缘有情,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