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寒,苹婆风情
散文  2018年01月06日  阅读:1041

骑着车,迎向午后悠闲的微风,恣意徜徉于晴空暖阳。这一段路,两旁没有路树遮荫,道路视野宽广辽阔。转个弯,一阵寒风轻掠而过,行道树枝飒飒抖动,金黄叶片纷纷飘落,犹如一只只黄色蝴蝶,正在翩翩飞舞相互追逐。这是岁次即将更迭时分,时序年终葭月之末。

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道路,它濒临诗意的高雄爱河,连结几条主要的交通大道。虽然道路并不宽敞,只有来回的两线车道,但是景观却完全与方才那段单调的柏油路面不同。中央的安全岛里,植栽着笔直的台湾海枣;两旁的人行道上,也各有一排行道树,上头种植着掌叶苹婆和桃花心木。这两种树木的造型有别,一为宽阔一为瘦高,形成一种特殊的视野景观。

而更为特别者,乃是在北侧的人行道旁至爱河岸边,有着一大片狭长且宽窄不一的河滨公园,就犹如仙女的彩带一般,那样的飘逸、那么的婉约。只可惜在这条彩带上头,却横亘着两栋截流站的水泥建物,阻断了原本可与爱河亲近的视觉飨宴。夏天,这片有着各种树木的绿荫公园,蝉声低鸣、凤凰火红;冬季,虽然大自然的韵律依旧,但在寒风阵阵催促声中,有些树木也开始跟随着季节转换的脚步,刻意打扮起了艳丽的浓妆,为这寒冷单调的冬天,泼洒了不少温暖的色彩,而高大的掌叶苹婆就是这样。

抬头远望前景,道路微弧弯曲,公园泼墨深邃,早已隐没了行道路树与公园绿影的分界踪迹,并在这视野融合的大地境界里,巧妙建构出了一幅你侬我侬的优美自然图景。黄韵绿意交错,疏影浓叶杂陈,但见两旁的红砖人行道上,整排的行道树,一路往前蜿蜒而去,绵绵抒写着这一季岁寒大地的特殊风情。

静观自然,徜徉大地,原来这风中漫飞的黄金诗样图卷,就是来自掌叶苹婆的精心杰作。它正在这岁末年初的大地舞台上,轻盈地随着冬岁寒风轻歌曼舞,准备卸下重重的黄韵彩妆。这是南台湾高雄,少数会在岁寒之中落叶的植物,而掌叶苹婆就率先踏出了换装的第一步,往后将会有着榄仁树、桃花心木、菩提树,于农历春节前后陆续相随。

回眸这冬天落叶的掌叶苹婆,它总是谦卑地谨遵大地时序的恒常幻化,静心内敛的潜沉蛰伏于腊月冬寒,等待来春东风捎来换叶开花的信息,就犹如欧阳修〈秋声赋〉里头,那些在秋天落叶的植物一样。处于腊月的岁寒时分,只见掌叶苹婆疏影横斜,颗颗鲜艳果实高挂枝头,为这农历春节的殊胜因缘,写意无限的新春气息。只是,这番的场景氛围,却完全迥异于榄仁树、桃花心木、菩提树的春天换叶风华。因为,这些树木在旧叶繁华落尽之后,会在一夕之间迸出嫩叶新芽,以崭新的样貌姿态,迎接那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的春天到来。

满途景致类似,北风微寒如一,桃花心木依然黛绿,掌叶苹婆满树金黄,在这植栽错落有致的视野境界里,尽情泼洒着无尽的生机绵延。眼观这条人为的植栽排序,倒使我的思维快速飞越海峡,回忆起了扬州的瘦西湖,那一棵桃树一株柳的湖岸风光来。所不同者,乃是瘦西湖有着“烟花三月”的柔和婉约之美,但这段看似交通并不繁忙的道路,却得承载车辆杂沓、人行匆忙的都会场景。穿梭在这动静幻化之间,两者的心灵意境,可说是有着天壤之别。

虽然,人车匆匆而行,但是每个人的心灵思绪境界,却也未必皆如北方冬雪一般的空白。有人以“笔”彩绘大地映象,有人用“心”点妆自然氛围,总希望能在这稍纵即逝的悠悠风华之中,撷取几许静寂清澄意象之中的感动涟漪。并且透过心灵的转化,将此种瞬间的时空悸动,化为一道永恒的记忆,就犹如那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晚霞黄昏景致一样。

花开花谢,叶落叶出,书写年年类似场景,记忆岁岁如一风华。只是,在这时间的洪流里头,那大地的映象波涛,却也未必完全一致、年年相同,就像那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所蕴含的深层意境一般。虽然,时间长河不歇,四季轮转不息,但是把握当下、恒持剎那,却绝对是避免后悔的不二法门。此一情境,如衡之唐代诗人杜秋娘的〈金缕衣〉,理当有着更深的体悟――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

这是一个新旧交替、生机勃发的季节转换时分,黄韵旧景冬寒结束,新芽嫩叶春风再临。泼墨一幅掌叶苹婆的生机图卷,写意几首大地自然之天籁梵音,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不禁由衷赞叹起了那四季的轮回,为何总是那样的温馨、自然、祥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