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意冬韻
散文  2018年01月25日  阅读:1056

入冬以來第一道寒流,在跨年後的臘月上旬姍然來臨。寒風陣陣輕拂,冷雨霏霏飄落……

就在這毛毛雨絲不斷潑墨彩繪的視野境界之中,我頭戴一頂傳統國畫中的寬邊斗笠,身披一襲童年記憶裡頭的想像蓑衣,準備穿行於樓頂的植栽區。只是沒想到,才剛踏出佛廳大門,一股椎心刺骨的寒氣,立即撲面席捲而來,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。

在這南臺灣的高雄地區,像這樣冰寒的天氣倒也少見。走出戶外,正當身心投入這股沁心寒意之際,我卻意外地在這已經有點空白的腦海裡,突然湧現了那遙遠的唐代柳宗元〈江雪〉詩句來。雖然,下雪的場景從未親身閱歷,更遑論目睹大陸北方那種皚皚無垠的江雪景象了。

「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」在這萬物無蹤的靜寂意境裡頭,在那遺世獨立的清澄視野之中,未知這位獨自坐於孤舟當中的蓑笠老翁,究竟係哪來的閒情雅興和人生意境,可以獨釣於這紛紛攘攘的人情世故之外,悠然品味綿綿白雪不斷飄落下,那番江上綿延的寧靜境界?

真是天有不測風雲,就前一天的上午時分,高雄地區還是豔陽高照、暖意綿延,甚至還颳起了強勁的南風。在這原本應是北風呼嘯的冬寒季節,這陣陣送暖的南風,掀開了即將變天的經驗記憶。果然下午三時許,北邊天際突然烏雲密布,猶如國畫的寫意潑墨一般。這片黝黑的天空布幔,一路由北往南快速鋪蓋而來,不到半小時光景,就完全掩蔽了南方原本清澄的藍天。天色瞬即逐漸昏暗,夜幕終於提前降臨。

俗諺云:「春天嬰兒臉。」意指初春天氣善變,猶如翻書一樣迅速,但若衡之這種冬天寒流來襲時的大地轉化場景,似乎也是不遑多讓。嚴風冷雨,天寒地凍,除了感懷那位堅持「獨釣寒江雪」的孤舟蓑笠翁之外,還真得敬佩那些生長於寒冬裡的植物,竟然能夠在毫無遮掩之情境下,逆來順受、處之泰然。

隨著秋收、冬藏的季節腳步,原本滿園的綠意植物,逐漸成了這幅冬天黃韻圖卷的主角。枯黃色澤漸次擴大,滿園景致終歸蕭條,綿綿書寫著大地四季幻化的自然篇章。正當萬物蟄伏之際,一道特別顯眼的綠意,卻逐漸往前延伸、不斷向外擴展,造就了一幅不一樣的冬天綠意場景,更在冰寒雨水的洗滌之下,顯得更加的翠綠欲滴。

這一道布敷於女兒牆上方的潑墨綠意,乃是一種會攀爬的落葵科多年蔓生植物,它名為川七,又名藤三七、洋落葵。川七,堪稱是一種特殊的自然野菜,它和龍葵一樣,都是於大地漸次枯黃之際,自行從土壤中萌生發芽,以輕盈躍動的綠意筆觸,為這片秋收之後的冬黃大地,盡情渲染著堅強的生命毅力。

大地無盡藏,四時有禪意;植物的榮枯,也是謹遵自然循環的時序。這些川七和龍葵的種子,總是懷抱著一種謙卑的情愫,在百花齊放、萬物崢嶸的春暖夏豔季節裡,它們選擇放下競爭的偏執,悄然蟄伏於溫暖的泥土之中,靜心等待那北風捎來秋涼冬寒的訊息。不與萬物比豔爭鋒,潛心寫意揮灑自我,終能在這大地輪迴的無盡禪意之中,潑墨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。

這一片有形的綠韻空間,在視野無礙的場景境界裡,似乎顯得特別的俏麗和亮眼。而它那透過綿延視野景致,所鋪陳出來的無形深層意境,似乎也就更讓人讚嘆與著迷了。只見綠意盈目,但求平淡無華;未聞花豔飄香,不與萬物爭鋒。在平凡之中,抒寫不凡意境,這應該就是所謂的「淡泊人生」境界吧!

終究,淡泊方能明志,寧靜足以致遠。只是,在這激烈競逐名利的世俗氛圍之下,我們何時才能真正體悟到,在這皚皚白雪的大地境界裡頭,那番「獨釣寒江雪」的悠然心靈底蘊?……